最准的一把“尺”

   ——一菲

    每对母子或母女之间,必定有他们最亲昵最温馨的瞬间,这些瞬间,往往是生活中最日常琐碎的存在,但它们也是最真实的爱的见证。一不小心,这些瞬间就会悄悄从你的注意中溜走,而一旦你明悟了其中真谛,它们就会成为你最宝贵的记忆。

   小时候,我一直留着娃娃头,为我操刀剪发的,一直是妈妈。我一向不喜欢别人摆弄我的头发,但每次妈妈帮我剪发时,我却觉得很舒服。剪发之前,妈妈总会在报纸上剪一个洞,从我头上套过去,让我用两只手拎住报纸,好接住剪下来的头发。我猜想妈妈给我剪头发时表情应该很专注,像是雕塑家在打磨他心爱的作品,尤其是剪刘海的时候,我能感受到妈妈手中的剪刀小心翼翼地贴着我的额头蹭过去,在眉毛的高度,“咔嚓”、“咔嚓”、“咔嚓”,两下在眼角,一下在眉心,整齐的刘海就剪好了。有时候因为好奇,我会忍不住抬头,想睁开眼看看妈妈剪发时的样子,可每次还没等我看到妈妈的脸,她就已经轻轻拍着我的小脑袋,“闭上眼睛,别乱动”, 我也就只好乖乖听话,闭上眼,拎好手中的报纸。一次我突然想到,妈妈在剪报纸的时候,怎么能正好剪出大小正好的圆圈呢?剪得太小套不进去,剪得太大了头发又会掉进领口,这个尺寸看起来很难掌握,而妈妈似乎从没出过差错。我问她是怎么做到的,妈妈就用手抓住我的小脑袋说:“诺,就是这样量出来的啊!” 小时候的我也就信以为真。

    慢慢长大后,妈妈帮我剪头发的次数越来越少,我也渐渐习惯了让理发师打理我的发型,直到有一次,周围的理发店都不开,而我的刘海又太长必须要剪,妈妈的剪刀才又派上了用场。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的默契不减,妈妈准备剪刀、梳子的时候,我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找来了报纸。妈妈在报纸上剪了个圆圈,从我头上套下来,让我用两只手拎好,她的剪刀小心翼翼地贴着我的额头蹭过,头发掉落在报纸上,我突然想到小时候问妈妈是怎么剪出大小正合适的圆圈,便对妈妈说:“小时候你不是说报纸上的圆圈要量好大小再剪吗?今天你也没量,怎么还剪出了正好的大小,我的头可是比原来大了不少。”妈妈一下子笑了,轻轻拍了一下我的头,“那是逗你玩呢,这还用量吗,要剪多大我还不知道?” 一瞬间,我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好像被轻轻戳了一下,这,不就是母爱最好的见证吗?

    母子母女之间最深沉最真实的爱,不需要轰轰烈烈,而是一点一滴的了解。因为爱,妈妈不需要尺子就能量出孩子的成长;因为爱,妈妈不需要语言就能明白孩子的心思,这些尽在不言中的爱,看似最平凡,其实最珍贵。一不小心,这些瞬间就会悄悄从你的注意中溜走,而一旦你明悟了其中真谛,它们就会成为你最宝贵的记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