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眼中的德明

——美葳

   你眼中的德明是她真正的面孔吗?

   第一天,早上7:24。你背上那几斤重的书包几乎压垮你弱小的身躯,长长的校裙盖住膝盖,一只手不断地整理已经毫无皱褶的洁白校服,另一只手颤抖着地扯着自己整齐的短发。中学第一天,刚才在车上看到的大跑道不懂在哪里?对了,那教室又在哪里?你忐忑的脚步在楼梯口停住了,愣愣地站在那儿,好像在等什么救星从天而降。谁知,一个打领带的学生理事会员刚好跑下楼梯,直朝你的方向冲着,险些撞到你,而且根本无视你脸上的困惑,头也不回地向远方前进。

   你看到救星要离开慌了,顾不了形象,嚷了一声:“请问你可以带我去中一的课室吗!”

   理事会员回眸瞄了你一眼,这下你才察觉到他的整脸涨地红通通,黑黑的眼珠子饱含迫切的紧张,他勉强地抛出一句:“中一的?我现在忙!你找别人吧!”,就拔腿消失了。你被他直率不客气的话吓到了,心里的声音一直回响着:“天啊这学校的人真不友善,怎么搞的。”

   你当时不知道的是,那个理事会员前天凌晨4点还盘腿坐在冷冰冰的地板上剪出一条条中一迎新会需要用的彩带,昨天凌晨2点半还在赶临时改变的计划书。他急,他慌,他不理睬,因为他要把文件和电脑扛到礼堂,给你们一个盛大的迎新会。冷漠的学长,在背后默默付出的同学,竟是同一个人。

   第二年七月,中午12:43。老师板着脸,严肃地递给你的试卷,封面涂上鲜红的“请见我”,显眼的47分也直瞪着你,似乎在嘲笑你。你的心好像被铅球拉下,沉重地“碰”一声跌到你肚子深处,你的胸口竟麻得失去知觉,只隐约感到满肚子汹涌的紧张浪花。老师见你时,表情凝重,眼神让你知道你远没有达到她的期望,成绩明显退步。“是不是没好好读书,所以成绩才一落千丈?我对你太失望了!”她的话是辣椒酱,涂抹在你那跌如谷底的心,让它火辣辣地痛着,愤怒自然地像火焰一样在你浑身每个部位油然而生。你想,老师太苛刻了吧,她怎么能这样对我没有信心?我明明就温习了整夜!说什么失望,难道她时时刻刻都在关心我吗?她完全没有顾及我的感受!

   但你万万没想到,老师改你的卷子时翻了整三次,确保没改错,就是因为她对你这一次的表现太惊讶了。跟你谈完话后,你那怒气冲冲的眼神印在她心中,而她的心为你痛。是不是压力太大?还是家里出了问题?她的眉头紧锁着,决定加倍给你她的关心。严厉的老师,温和的“家长”,竟是同一个人。

   第四年九月,下午3:20。你开始厌倦这种暗淡无光的校园生活。年终考试即将来临,你的黑眼圈比人故意抹上的黑色眼影还深,整天像行尸走肉一样徘徊在学校走廊,死背化学作用的名称,古代散文,数学程式……和你擦肩而过的同学就像你一样气场冰冷,眸中好像贴了“考试必胜”四个字,不是朋友也就一定不会送上一句慰问。你心底深处喃喃嘀咕,怎么德明人那么自私,互相看到僵尸似的面孔还装作视而不见……

   你是还没发现,在你桌底下叠着的纸条,写的是另一班同学看到你悲惨模样后送来的几句温馨慰问。熙熙攘攘的2400人,其实都想表达出对彼此的关心,但有那么几个真正实践了他们的善良心愿——这些人代表了系起众人的德明情。

   你不是唯一一个错过眼前温情的同学,我观察许久,你已经是第24857个误解德明情的德明人了。睁大眼睛吧!把心房打开,你会发现这浓郁的情感本透明清澈,但当它注入我们的心间,流淌在我们的血管里时,它拥有了浓郁鲜艳的红色–爱的颜色;有时变成烦躁阴天的郁郁灰色–努力的颜色;更多时候却泛出雨过天晴的五彩缤纷–友情的永不褪色。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