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前崎温泉酒店怪谈

——心怡

    静冈县御前崎市的一家温泉酒店,我们入住时已是黄昏时分了。酒店面朝大海,太平洋的风柔软且温暖,不带丝毫十二月的寒意。

    拿到房间钥匙后,G同学拖拽着大包小包在东京扫荡的成果,招呼我冲向电梯。电梯很小,荷载五人,在装了两人一个箱子和许多包衣服之后再也塞不进任何东西。“还好我们是第一个!”, G同学得意洋洋地长出了一口气。

    “啊!”,刚把箱子推进电梯的我不幸被门夹住了。

    “怎么这么快就关门了,帮我按一下开门键。”

    “哦。”

    “这电梯门咬人真疼!”,揉了揉被门夹的胳膊,我有些懊恼地说。

    “哪儿有那么夸张”,G同学笑道:“我们到啦。”

    五楼的走廊设计颇为巧妙,墙面上贴了许多装饰精美的镜子,在昏黄灯光下反射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光彩。每一间房的门前都挂着一盏白纸灯笼,灯中的火光忽明忽暗地闪烁着。

    “这灯笼挺好看的”,我打开房门锁:“非常干净。”

    门在我们身后关上,房间里陷入一片漆黑。“开灯呀!”

    “我按了开关呀!没有电,是不是没插房卡?”

    “只有钥匙,没给房卡。”

    房间里一时寂静下来,只剩下劈劈啪啪开关打开关上的声音。

    “是不是灯坏了?”,G同学一向怕黑,声音有些颤抖:“你去开开前面的灯。”

    “好”,我摸索着前进了几步:“刚才那灯打不开啊,别试了。”

    “我……没在试啊。”

    黑暗中的开关声愈发急促响亮了。

    “那……是谁在开开关?”

    ……

    ……

    “啊!”,G轻轻叫了一声。

    “怎么了怎么了?”我焦急地问。

   “找到房卡了。”

   窸窸窣窣地一阵摸索声后,听见“咔”的一声,房间里顿时明亮起来。那开关的响声却依然持续着。

   “这个房间好大啊!”,G惊叹道。

   “嗯……”,我漫不经心地回应道,一边侧耳仔细聆听那开关的响动。没有任何征兆地,那响声忽然停止了。

    “嘘,你听。那声音没有了。”

    “没有了?”

    “没有了……”

     我们面面相觑,G发出了一声无力的呻吟:“这下好了,今晚可睡不着觉了。”

    拉开卧室的门,房间陈设是传统的和式榻榻米加上西式卧具和小阳台,阳台的窗户正对大海,也是拉门形式的,边框和把手都刷了亮晶晶的黑漆。同样是和制的,还有榻榻米那一侧整面墙的拉门衣橱,边框和把手漆黑,门上绘有珍珠色的暗纹。

     G非常羡慕和式拉门的美丽,宣称要在自己家里也装一个。

     我好奇心发作,想要看看拉门后面是什么。既然提供了西式的床铺,应该不会再有和式榻榻米用的被褥了吧。那这一整面的壁橱难不成是空的?

     拉门看似是纸质的,实际分量不轻。奋力把拉门挪动了一段距离后,我勉强把脑袋探了进去。里面黑黢黢的,只能依稀看见棉被的形状。

    灵光闪现似的,我打开了手机的照明功能,再次把头伸了进去。

    一张雪白的脸孔就在我面前几寸!

    漆黑的秀发披散肩头,朱唇似血,似笑非笑。

    ……!!!

    我猛地关上了拉门。

    “怎么了?”, G听到我关门的巨响,很是吃了一惊。

    “……”,我沉默了半晌:“壁橱里面有幅很美丽的画。” 看到她来了兴致的表情,我又补充道:“不要去看。”

    “为什么?”

    “不要去看,不要去想……”

    当晚,我们一直默念着这句话,努力不借星光去看屋顶上形状诡异的补丁,不去听那又渐渐响起的噼噼啪啪声,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想。

    静冈的夜很漫长,屋檐的雪融的很缓慢,异乡的人睡得很小心,很小心。

    雪水落在窗外的平地上,噼噼、啪啪。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