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紫玥

   不知道当凯蒂·思嘉·奥哈拉驾着马车,带着一个产妇,一个婴儿,一个小孩,以及一个黑人奴隶,行驶在炮火横飞的路上时,她那翠绿的眼瞳里映照出的是什么样的光芒。 

   几年前她还是十二橡树村最迷人的姑娘,仅仅是裙裾轻摇,就俘虏了一大批情郎。她有着母亲的娇柔和父亲的粗犷,眼波流转间映衬着最美好的时光。 

   她当然不是那种守规矩的女孩,是的,她生性嫉妒,而且还吝啬、迷信、倔强、欺侮弱小、卖弄风情、故作姿态。这个奇妙的女子啊,纵然她有一切令人所厌恶的品格,却还是拥有被让人爱至骨髓深处的能力。她像一剂危险的毒药,喝下去,五脏六腑都是辣的,可是却令人上瘾,奇怪地想要再喝一次。你仿佛看见她那双微微眯起的绿眼睛,此时此刻正在尖锐地穿透一切屏障,直勾勾、赤裸裸地把视线聚焦在你的身上。 

   她不同于整个世界,所以她来到亚特兰大。这是一座流淌着她的血液的城市——他们同样的年轻,同样的富有激情和活力,同样地执拗,同样的喧嚣,同样地在承受新与旧的冲突。是的,思嘉就是亚特兰大,亚特兰大就是她。她和它同是叛教者,桀骜不羁的成分占据了他们的主要躯壳——思嘉可以在服丧期间突破妇女的礼节和层层教规,同瑞德跳舞;可以在其他人积极为主义募捐财物时想着怎样才能留下点值钱的东西;可以偷偷拆开艾希礼写给媚兰的信件;可以不祷告也不披黑纱;可以自自在在地叉开腿骑马……就像亚特兰大可以用四通八达的铁路为自己牟利;可以同时包容贵族、商人、士兵、妓女和黑人。她在叛逆的路上越走越远,在别人的目光中越来越远离“上流社会”。但是她不在乎。思嘉就是思嘉,活脱脱的思嘉。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有些任性的娇贵小姐,却比谁都坚强。毫无经验的她帮助媚兰安全地产下了婴儿。她不怕火光,不怕北方佬,不怕任何事物,倔强地驱赶着一匹老马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在那个风云突变的乱世中,能够在倍受创伤和打击之后,不留恋以前豪华高雅的生活的,只有她才能做到。所以,家园被毁,母亲离世,父亲衰老,还有两个妹妹要供养,这些虽然都是沉重的包袱,可是只有思嘉才能把它们轻松背上。她不惜让自己娇贵的双手长满老茧,而目的只是为了让住在塔拉的人不再挨饿。她为了很多人,为了那些吃饭的嘴,勇敢地同命运斗争。

   嗯。想起了方丹老太太所说的:她是荠麦,风一吹,低头,弯腰,吹过之后,又挺起腰板,继续更好的接受阳光。 

   思嘉从不知足,所以她的身上留有原始的对金钱的渴望。她匆匆再婚,目的只是为了丈夫的资产;她不愿给予伤病食物,因为她自己还没有吃饱;她不喜欢孩子,因为孩子在她干活时总是碍手碍脚。她甚至不满足于瑞德给她的爱,也不懂得他对她炽热的情感。但是,她就是这样的人,敢爱敢恨,敢作敢当。纵然有太多的缺点,也遮不住她内心放射出来的强光。因为她的不知足,所以她始终在路上。她不会回头看,只会大步向前走,把过去的阴霾通通抛在脑后,寻找新的快乐,新的刺激,新的生活。

   思嘉一点点地蜕变,一点点地远离那个穿着山羊皮鞋的女孩。自然,她是不会有所留恋的。因为她始终在路上。她走过长长的曲折的道路,沿途满满的都是她抖落下的光辉,光辉里盛满了坚强。我仿佛看到她的灵魂每一点每一滴都融入了塔拉红色的土地之中,融入了南方颗颗饱满的棉花之中,融入了和她眼睛一样明媚的群山之中,像那奔流向前的江河一样,永远停留在凝固的时空里,生生不息。 

   我知道她始终在路上。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