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花香

老旧的黑白相片里那个朝气蓬勃的麻花辫姑娘,是谁偷走了她的桃李年华。

外公过世后,外婆并没有因为难过而变得死气沉沉,脾气也没有阴晴不定,她跟她的一群老朋友们聊天时还是声量很高、精神很足,笑声也一样爽朗,她还是会偶尔忘记子女的嘱咐去干一些农活,比如采采茶籽、挖挖冬笋,对于老一辈的人来说,田地就是一切。

她跟外公有一片稻田,两人在田里走过大半辈子。

这两个老人真的是家里的活宝,两个人虽然一起经历了所有风风雨雨,一起流汗一起哭泣一起笑,可他们还是常常吵架,不过吵得不大,只是做夫妻做了几十年,好像天天不为了一些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小事拌拌嘴,日子都过不下去了。他们吵着吵着,把整个家都吵和了。

外公走后外婆的生活看似没什么太大的变化,还是偶尔跟媳妇闹点儿小别扭,准点守着电视看天气预报,但谁都不是她,无法替她承受缺失的那一大块情感和巨大的不习惯。外婆不识字、不会骑车,以前外公会骑着摩托车带她去山上老家干活、去亲戚家串门聊天,去参加乡里乡亲的喜宴,一起去做很多事。她现在还是开朗的,只是不会主动跑去亲戚家串门,子女要带她去旅行她也不是很感兴趣,唯一热衷于的就是回老家干活,虽然一个人已经没办法照看一整片稻田,但她还是愿意去做一些零零碎碎的活儿。

毕竟是老人了,就算身体再怎么健康,子女也都不希望看见她再操劳,而且也心知老人希望大家都在身边、热热闹闹的,要的只是一份陪伴,所以每逢学校放长假,不在身边的两个女儿就都带着孩子们回家去陪她,用她的一小群孙子外孙阻止她干活。

除了干活,外婆还喜欢翻旧相册。

其他孩子们都还小,几个兄弟姐妹在房子里上窜下跳地玩闹,闹腾得不可开交。我跟外婆就听着他们的笑声,窝在床上一本本地翻看那些充满回忆的、沉甸甸的相册。我从小在外婆家生活,直到11岁,所以我的相片很多,一张就是一段故事。外婆最爱看着相片然后告诉我很多我小时候的趣事,她笑我从小爱哭,笑我不肯走路,笑我深更半夜不睡还哭闹着要去逛街。她说的那些我都太小,我对她们的印象模糊不清,可是外婆对我的疼爱却很清晰,清晰地就好像八月十五的月亮。

我就是在这时候翻到一张很老旧的相片。

它被随手夹在一本相册里,纸质并不好,已经泛黄也起了毛边,黑白的图像也不是非常清楚,可是依然能看出相片上的少女正值青春。少女梳着两条长长的麻花辫,衣裳朴素却笑靥如花,她眉清目秀,站在稻田中,金灿灿的稻花开一片,她的年华也正在盛开,开得灿烂。

外婆牵过我的手,俏皮地跟我说:“你看,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很漂亮的,追我的人可多了!”然后她轻轻感叹:“你不知道,这稻花香可好闻了,比你们的那些个香水啊,闻着舒服多了。”

外婆的手已经不再白嫩,因为家务农活而变得粗糙,握着我有点刺刺的感觉,可是并不让人反感,还是很温暖,不减当年,只是已经开始让人微微地感到心疼。

“外婆……” 房门外一个小脑袋在探了进来。

“哎。”

“我饿了….”年仅5岁的小表弟奶声奶气地说。

“哎好,外婆这就去给你拿吃的。”外婆笑呵呵地起身,不忘转身笑我:“跟你一样爱吃。”

稻花从绽放到关闭只有一、两小时的时间,人虽有一生的年月却似乎也不比稻花来得耐用,稍不注意就已经走过孩提、走过豆蔻、年过花甲。

我愿意一辈子做你的小棉袄、做你的稻花香。

时光,请你善待那个麻花辫姑娘。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w

Connecting to %s